由“华语新歌总量突破100万首”谈起:量变为什么没有带来质变? 轿车和SUV哪个更舒适?XR-V和逍客谁更值得买丨有问必答 解民忧、纾民困 华夏银行北京分行下沉社区助力疫情防控 沙钢股份控股股东“精准买卖”560万罚单落地,股价不跌反升 加息和高油价两头猛虎追赶,欧盟日本和中国谁能逃脱? 央行:4月住房贷款减少605亿元,同比少增4022亿元 债市收盘|银行间主要利率普遍上行,金融数据影响有限 今年以来中金所共查处异常交易行为58起 “水分”太高?恒驰5 十小时盲订超5万辆 官服竟是空号! 央行:4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326.46万亿元,同比增长10.2% 最冷市场逆势募集,董承非新基认购约45亿,喜提新定量单位“数字董”,致渠道感谢透露决心:以扎实稳健业绩回报 一箱油跑1300公里 拒绝油价焦虑 帝豪L 雷神Hi·X怎么买? 券商薪酬制度指引来了!证券公司应避免过度激励、短期激励 吴忠银保监分局关于核准温宏华任职资格的批复 维信诺“云发布”新技术,夯实自主创新“中国力量” 又见大型基金转让股权!公募巨头富国基金16.675%股权挂牌,创始股东或退出 云南旅游回复问询函:剥离非核心业务致营收下滑 确认2.78亿元预计负债 中国平安月内5次回购A股股份 已达回购计划下限50亿元 二季度以来债基发行出现“回暖”迹象 多只新品提前结募 四大行即将试点养老储蓄:每家额度100亿,多地争取试点资格 极氪取消“购车权益”、蔚来ET7交付不足两月即调价 新能源汽车“涨价潮”仍在持续 中国银保监会发布《保险资金委托投资管理办法》 交通银行:关兴社等4人连任第十届监事会职工监事 新基发行冰火两重天:同业存单指数基金受追捧 权益类基金遇冷 彭文生:全球所有风险资产都面临较大挑战 央行公布一季度拒收现金处罚情况:7家拒收现金单位被罚,涉三家保险公司 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保险资金投资有关金融产品的通知》 中国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就《关于保险资金投资有关金融产品的通知》答记者问 千亿基金经理已经“跌没了”,500亿天团仅剩7位,谁最有“翻身”机会? 研究人员开发出计算机仿真方法 可以模拟移动车辆的气流 1.2万股东嗨了!“摘星脱帽”行情上演连续三个涨停!这只摘帽股两年却亏掉近20亿|股民日记 10万级最值得买的SUV!五菱星辰混动版申报:配2.0L发动机 从河南这座小镇,看乡村高端民宿如何影响旅游业 建信基金董事长孙志晨离职,建行广东分行行长刘军或将接棒 央行强化金融机构环境信息披露 开展碳核算发展碳金融 券结基金弱势下“保持温度”,年内新成立近60只破同期纪录,券结模式下的“优势券商”正显现 公募规模基本稳定基金经理调仓进退有度 11天10板,涨疯了!营收创5年来新高,网友却说:一地鸡毛,迟早的事!发生了什么? 欧比特财报数据“反常”引关注 深交所发函追问利用资本化调节利润真相 5月13日财经早餐:鲍威尔连任获参议院确认,美元六连阳再攀新高,金价失守200日均线 私募管理人备案陷低谷,多位“自由投资人”晋升私募高管 国际金价创逾三个月新低,鲍威尔暗示民众须“承受痛苦” 标普下调红星美凯龙评级至“B+”,因母公司流动性风险增加 陈春花出席2022金蝶云·苍穹峰会 首次分享CHO100调研成果 一季度公募非货月均规模出炉,超九成头部公司逆势增长,汇添富“掉队”下降近500亿 兴业银行陈亚芹:打造碳金融综合服务解决方案,推动市场化方式控碳减排 【FICC特供】重磅县城城镇化建设文件出炉,哪些区域、哪些城投债券最受益? 造谣“静默”者被查获!铁的事实让谣言骗不了、传不动 中信保诚孙浩中“流年不利”?其管理的这只基金被指“跌多涨少” 《中国金融》|陆建强:金融顾问制度的探索与实践
您的位置:首页 >理财 >

由“华语新歌总量突破100万首”谈起:量变为什么没有带来质变?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长期致力于中国互联网产业和企业研究。

腾讯音乐数据研究院发布数据称,2021年华语新歌总量达到114.5万,同比2020年保持了53.1%的增长,平均每27秒就会诞生一首新歌。

面对这条喜人数据,我的一位朋友摇头叹息:“哎,堕落了,为什么量变没有带来质变。”

看我一脸茫然,朋友给我丢来一张对比图--2004年华语十大流行音乐VS2021年华语十大流行音乐。

2004年华语十大流行音乐:《七里香》《江南》《老鼠爱大米》《2002年的一场雪》《波斯猫》《童话》《我们的爱》《快乐崇拜》《丁香花》《倔强》。

2021年华语十大流行音乐:《云与海》《白月光与朱砂痣》《浪子闲话》《醒不来的梦》《踏山河》《千千万万》《沦陷》《可可托海的牧羊人》《清空》《执迷不悟》。

朋友问我哪一年的流行音乐质量更高,我说当然是2004年的质量高,放一起对比高下立见。我这才反应过来,朋友说的“量变没有带来质变”是指现在的音乐数量比当年多了很多倍,但质量反而不如当年。

数量增长了,质量反而降低了,这个现象也让我陷入思考。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学过一个定律:质变和量变是辩证统一的,量变是质变的前提和必要准备,质变是量变的必然结果。

现在看来,质变未必是量变的必然结果,好比华语音乐。还有中国足球,也可以推翻这个定律,在中国踢球的人比冰岛总人口还多,但中国男足就是踢不过冰岛男足。

以上,只是我们这些中年从业者的固有认知,我把这些发现和小一辈的一些朋友进行了沟通,得到了截然相反的看法。这些看法非常有意思,我分享出来,给大家参考参考。

何为高质量?

《七里香》《江南》《倔强》对比《云与海》《白月光与朱砂痣》《浪子闲话》《踏山河》哪组质量更高?在我看来,当然是前者,但现在的一些年轻人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后者更好听,且更能引发他们共鸣。

我和一些2004年左右出生的朋友聊天,问他们怎么看待周杰伦和蔡徐坤的制作能力对比。他们对周杰伦不感冒,坚信蔡徐坤是天才型音乐制作人。

更早之前,我还和青年朋友沟通过通俗文学作品对比。我建议他们看看金庸的武侠小说,因为金庸讲故事的能力很强,包罗万象,可以给我们更多思考。但他们认为金庸老掉牙早已过时,他们更喜欢《魔道祖师》《庆余年》《斗破苍穹》。我经常拿“这些作品经历了几十年几百年的历史考验,你们怎么就看不进去呢”说服青年朋友,但无济于事。

我想,关于音乐、文学、影视等文化作品,到底哪些质量高,哪些质量低,真的没有统一标准,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喜好认知,一群人有一群人的喜好认知。何为高质量?何为低质量,只在于个人喜好。

现在的年轻人觉得《云与海》《白月光与朱砂痣》《浪子闲话》《踏山河》比《七里香》《江南》《倔强》更好,那么“量变带来质变”这个定律没有被破。

以谁为中心?

一位青年朋友指导我,让我换个角度看问题。他说在你们那个年代,喜欢一首音乐,往往是因为这首音乐背后的明星。在你们那个年代,是以天王周杰伦为中心、以歌神张学友为中心、以陈奕迅为中心的年代,你们歌迷只是受众罢了。

而现在一切都变了,底层逻辑变了。

互联网的出现带动了消费觉醒和自我意识觉醒,再也没有千篇一律的人了。90后甚至95后00后开始登上消费时代的舞台中央,他们从不care所谓的知名音乐人和知名唱片公司,完全按照自己内心的想法选择一切。

在这个时代,一切以“我”为中心。他们可能还听周杰伦和陈奕迅的音乐,但他们和我们这些中年人的区别是:我们是为周杰伦买单,是为陈奕迅买单,他们是为自我认知买单。

这个时代,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时代,没有哪个音乐人可以通吃一切。用户如果不喜欢你,很快会反馈到平台。举个例子,十几年前你打开百度MP3,周杰伦一直会排在前面。而现在,你打开酷狗、酷我、QQ音乐,如果“等什么君”这类新人被用户认可,完全可以排在周杰伦前面。

不要小看这个变化,这恰恰是互联网精神的关键所在:普惠、平权、开放。

市场说明一切

其实关于音乐质量/水平高低之辩,十几年前就已经讨论过一波。当时,《七里香》和《两只蝴蝶》同为火爆之作,学院派的人当然认为《七里香》水平更高,普罗大众对《两只蝴蝶》的接受度可能更高一些。你说这两首歌哪个水平更高呢?

辩论下去,永远不会有结果。有一位青年人告诉我,还不如以市场为主导,让市场决定孰优孰劣。

在十几年前,关于歌手,行业只有头部的几十名几百名歌手能吃到音乐这碗饭。现在可能有几万、几十万歌手吃到音乐这碗饭。

让一小部分人吃饭到让很多人吃饭,到底质量更高了还是更低了呢?

PS:本文作者丁道师,现已在蜻蜓FM开通《丁道师杂谈》频道,欢迎大家点击原文链接,收听音频版的内容。

丁道师

2005年首次提出“自由媒体人”概念,随后简称为自媒体,影响至今。

2011年,丁道师加盟速途网络,先后担任速途专栏主编,速途执行总编辑兼速途研究院院长等职。

2014年丁道师作为自媒体代表,牵头起草《中国自媒体的自律规范》,并在网信办座谈会上分享,引发广泛关注。

现在是企鹅号、一点资讯、百度百家、今日头条、艾瑞专栏、雪球财经等主流科技媒体和新闻客户端的专栏作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丁道师。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