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基金经理已经“跌没了”,500亿天团仅剩7位,谁最有“翻身”机会? 研究人员开发出计算机仿真方法 可以模拟移动车辆的气流 1.2万股东嗨了!“摘星脱帽”行情上演连续三个涨停!这只摘帽股两年却亏掉近20亿|股民日记 10万级最值得买的SUV!五菱星辰混动版申报:配2.0L发动机 从河南这座小镇,看乡村高端民宿如何影响旅游业 建信基金董事长孙志晨离职,建行广东分行行长刘军或将接棒 央行强化金融机构环境信息披露 开展碳核算发展碳金融 券结基金弱势下“保持温度”,年内新成立近60只破同期纪录,券结模式下的“优势券商”正显现 公募规模基本稳定基金经理调仓进退有度 11天10板,涨疯了!营收创5年来新高,网友却说:一地鸡毛,迟早的事!发生了什么? 欧比特财报数据“反常”引关注 深交所发函追问利用资本化调节利润真相 5月13日财经早餐:鲍威尔连任获参议院确认,美元六连阳再攀新高,金价失守200日均线 私募管理人备案陷低谷,多位“自由投资人”晋升私募高管 国际金价创逾三个月新低,鲍威尔暗示民众须“承受痛苦” 标普下调红星美凯龙评级至“B+”,因母公司流动性风险增加 陈春花出席2022金蝶云·苍穹峰会 首次分享CHO100调研成果 一季度公募非货月均规模出炉,超九成头部公司逆势增长,汇添富“掉队”下降近500亿 兴业银行陈亚芹:打造碳金融综合服务解决方案,推动市场化方式控碳减排 【FICC特供】重磅县城城镇化建设文件出炉,哪些区域、哪些城投债券最受益? 造谣“静默”者被查获!铁的事实让谣言骗不了、传不动 中信保诚孙浩中“流年不利”?其管理的这只基金被指“跌多涨少” 《中国金融》|陆建强:金融顾问制度的探索与实践 舍得酒业推出股东大会纪念酒套装,展现多产品矩阵布局 雅居乐:“21番雅01”6.92亿元债券完成转售 两市分化震荡走高,超百股涨停再现,聪明资金本周出逃73亿元,磨底阶段关注中长期机会 影响恶劣!造谣北京静默女子被采取强制措施,网友:活该 如何做好3亿“新市民”的金融服务?多位专家学者提建议 性价比最高的骁龙870平板!realme Pad本月发 理想ONE劲敌 AITO问界M7四驱版曝光:449马力爽到飞起 “贷动陇原、惠企利民” 甘肃银行11款产品为经济发展保驾护航 年报解读丨大名城失速:战略布局脱轨 多元化难产 A股新零售板块震荡走低 步步高跌停、徐家汇跌超9% 网友热议!极兔快递寄丢毕业证只赔1760元 毕业证丢失不能补发:官方重申全力寻找 陆凯枫:砸盘击穿降维打击 金银回马枪看成效 舟山:职工首次申请公积金贷款首套最高60万 第二套最高40万 又有两地出台公积金新政:雅安、舟山提高贷款最高额度 和讯SGI公司|泉峰汽车盈利能力明显下降,SGI指数评分仅53,未来还是否具有成长性? 比亚迪iTAC技术重磅发布!智能扭矩控制、抑制打滑 上交所将对证券简称做扩位 最长不超过15个汉字 飞鹤开启奶粉盖回收活动,和宝宝一起守护绿色家园 逆市增长600亿份!券商资管公募被悄然"抄底",什么信号?年内19家新发57只非货基金 招联消费金融正式“换帅”,已有十七家消金机构高管变更 上海已在制订有序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总体方案 “暖身”618,苏宁易购召开618商家大会 出乎意料!卢布成为今年走势最强的货币:西方多轮严厉制裁没用? 谁在“高点”发新基金?基民赚到钱了吗? 科凡家居IPO材料被受理:拟于深交所主板上市,2021年营收6.26亿元 沥青:短线调整不足惧,逢低做多扔可行 刚刚,A股又挺住了!千亿汽车龙头新纳入MSCI,汽车股掀涨停潮;5000亿煤炭巨头也大涨...发生了啥? 国际通胀持续“高烧” 国内物价保持平稳——4月份中外物价对比分析
您的位置:首页 >宏观 >

千亿基金经理已经“跌没了”,500亿天团仅剩7位,谁最有“翻身”机会?

财联社5月13日讯(记者 黎旅嘉)千亿规模权益基金经理随着市场的大幅调整而“湮灭”。管理资产超千亿基金经理的出现,一度成为公募市场蓬勃发展的时代标签,葛兰、张坤、刘彦春的管理总规模都曾超过千亿元。

然而当前已再无“千亿”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数据显示,一季度张坤的管理规模缩水170亿元,葛兰的管理规模缩水142亿元,刘彦春的管理规模缩水230亿元,至此他们的管理规模都已跌破千亿元。至此,基金经理管理规模上限的讨论也开始增多,“三五百亿或是上限”,成为行业一类观点。

数据显示,一季度,业内前十大主动权益基金经理的受托规模平均回撤了18%。而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仅剩7位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管理规模超过500亿元,他们分别是:葛兰、张坤、谢治宇、刘彦春、周蔚文、刘格菘、胡昕炜,人数相比去年四季度末少了2位。

再无“千亿”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

Wind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权益类基金“千亿”俱乐部成员的张坤、刘彦春、葛兰所管理的基金规模都已低于千亿元,分别为849.27亿元、748.35亿元和961.49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曾经首位管理规模超千亿元的权益类基金经理,目前张坤管理了4只基金,分别是易方达优质精选混合、易方达优质企业三年持有混合、易方达蓝筹精选和易方达亚洲精选股票。截至3月31日,张坤管理的4只基金规模已缩水至849.27亿元。

继张坤之后,第二位加入“千亿俱乐部”的是来自于景顺长城的刘彦春。不过,目前其管理的基金规模现也已不足千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刘彦春目前共管理6只基金,分别是景顺长城绩优成长混合、景顺长城集英成长两年定开混合、景顺长城内需增、景顺长城内需增长贰号(260109)混合、景顺长城鼎益混合、景顺长城新兴成长(260108)混合。Wind数据显示,目前,上述基金的管理规模共748.35亿元。

作为曾经的“千亿俱乐部”中的“后起之秀”、同时也是曾经管理规模最大基金经理的葛兰,目前在管的基金共有5只,分别是中欧研究精选、中欧阿尔法、中欧医疗创新、中欧明睿新起点和中欧医疗健康。Wind数据显示,上述5只基金的管理规模为961.49亿元。

除葛兰、张坤和刘彦春外,兴证全球基金谢治宇在2022年一季度末管理规模也比2021年四季度末缩水200亿元;中欧基金周蔚文的管理规模缩水229亿元;汇添富基金胡昕炜的管理规模缩水171亿元;易方达基金冯波的管理规模缩水118亿元;富国基金朱少醒的管理规模缩水71亿元;前海开源基金崔宸龙的管理规模缩水77亿元。

“顶流”延续高仓位运作

受一季度市场波动影响,数据显示,公募基金2022年一季报整体亏损高达1.33万亿元。在各类型基金中,权益类基金无疑是“最受伤”的群体。数据显示,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合计亏损超过1.3万亿元,几乎相当于基金整体亏损的金额,而去年四季度末该两类基金合计盈利为1584亿元左右。

在此背景下,昔日顶流基金经理们也都遭遇重创。具体到基金产品层面,例如,张坤管理的易方达蓝筹精选、景顺长城刘彦春管理的景顺长城新兴成长一季度分别亏损122亿元、105亿元,2021年公募基金双料冠军崔宸龙也没能躲开“冠军魔咒”,其管理的前海开源公用事业基金2022年年内下跌26.47%。

虽然一季度基金整体表现不佳,但包括刘彦春、谢治宇、周蔚文、刘格菘、胡昕炜、李晓星、萧楠、冯明远、杨锐文、冯波、崔宸龙等明星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一季度都没有出现较大的净赎回现象。

以张坤为例,其管理的4只基金中,仅1只基金一季度遭到净赎回,另有1只不变,2只净申购。此外,张坤管理的基金产品延续了高仓位运作。易方达蓝筹精选、易方达优质精选、易方达优质企业三年持有、易方达亚洲精选等基金截至一季度末的股票持仓占比均在90%以上。

张坤在一季报中直言,“基金净值出现了较明显的下跌,这让不少持有人感到了焦虑,我也有同样的感受。”不过,他认为,尽管短期市场面临不少的困难,但这也为长期投资者提供了相当有吸引力的价格。他相信,企业每天不断累积的自由现金流将反映到其价值的积累中,而不断增长的企业价值终将投射到其市值增长中。

同样面对较大幅度回撤的葛兰,旗下基金也同样高仓位运行。葛兰在一季报中表示,“在基金操作层面,2022年一季度医药板块内部热点快速轮动,我们仍严格按照其投资框架进行个股选择,在长期看好的核心创新药、创新器械、创新产业链、医疗服务以及消费性医疗等方向进行了着重布局。”

后市待机加仓

事实上,正所谓 " 风险是涨出来的,机会是跌出来的 "。针对年初以来市场的持续调整,不少基金公司认为是受多重不利因素对情绪面的影响,进一步而言,市场波动变化属于正常现象,只要没有大规模和系统性问题,都不必过度悲观。相反,短期快速下跌往往是布局时机。

中金公司的统计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主动偏股型基金的仓位虽由上季度的86.9%下降至85.6%,但仍要高于2021年前三季度的水平。其中,A股仓位由80.0%降至79.0%;偏股混合型基金仓位由86.5%降至85%,灵活配置型基金的股票仓位由70.8%小幅降至68.5%。

面对市场震荡调整,一方面,有人缩减规模,等待重新进场;另一方面,也有人积极调研寻找调仓换股的机会。5月以来,不少“顶流”基金经理开始密集调研,试图挖掘投资机会。

例如,5月11日,南网科技发布的投资者关系记录活动表显示,兴证全球基金基金经理谢治宇调研了南网科技。谢治宇在管基金中,兴全合润持有该股票。此外,富国基金杨栋、华安基金刘畅畅也出现在此次调研名单中。

葛兰也于5月份调研了汽车声学产品供应商上声电子。此外,5月以来,富国基金朱少醒调研了久祺股份,睿远基金傅鹏博调研天融信,广发基金郑澄然调研横店东磁(002056),银华基金李晓星调研粤电力A,汇添富基金胡昕炜、杨瑨也对伟星股份(002003)进行了调研。

上述背景下,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的测算就发现,公募基金手里仍有大量“子弹”可用。

首先,根据披露2022年一季报的股票方向基金现有的持仓比例与基金合同中规定的股票比例持有上限的差额,可以计算出这些基金在一季度末时可动用买入A股的剩余资金约为5926.98亿元。

其次,今年2月、3月募集成立的股票方向基金尚未发布一季报,其资产规模合计约为478.72亿元,假设截至一季度末已经建仓40%,还剩余40%的股票资金头寸大约为191.49亿元。

此外,4月股票方向基金募集规模合计约80.55亿元,这些基金大概率还未来得及大规模建仓,按照50%比例计算有40亿元左右资金。

按照上述规模计算,公募基金手里还有6150亿元的“子弹”蓄势待发。

针对后市,富国基金就认为,“稳增长”政策有望加码,叠加疫情形势逐步好转,企业盈利有望迎来企稳修复,A股的“内因”或迎来转机。而一旦“盈利底”确认,外在因素的冲击更可能成为扰动变量而非决定变量,届时市场或迎来较大级别的反弹。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