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迪克:128万元应收账款差额去哪了 销售收入互换错误无人理 Big Tech监管何去何从?吴晓灵:建立个人数据账户制度 业绩下挫经营管理矛盾隐现?未名医药关注函监管函问询函一个不落丨问询风云 高考有多重要?40家A级以上期货公司 硕士学历董事长超一半 一场最内卷的港股打新:一手近3.5万港币,超额认购或近2500倍,时代天使再次击中打新人的心 国台酒业终止IPO,甘肃首富闫氏家族百亿浮盈生变 涨停复盘丨股价狂飙,柘中股份晋级7连板!国产软件掀涨停潮,润和软件等多股"20cm"涨停 三大指数集体收涨 机构称可对优质标的进行适当低吸|思维市场关注 净亏19亿背后,“多多买菜”能否成为拼多多下一个增长点?丨财报AlphaGo 【焦点复盘】软件股赚钱效应爆棚 机构看好鸿蒙物联网生态 投行看市| 通胀高点临近做好均衡配置 华为引领智能电动变革浪潮 成长股受市场青睐 洁尔阴洗液收入占比持续下滑!恩威医药IPO研发费用率不足1% 丨IPO棱镜 华为供应商希荻微拟科创板IPO!持续亏损亟待“补血”,9成产品销往境外 多部门联合打击非法医美 医美概念股有何影响? 四川省2020年不良贷款整体“双降”不良率降至近五年最低水平 仁和药业定增解禁前后动作多 抓住“黄金20天” 多氟多的“画饼”盛宴 八部门:严打虚假医疗美容类广告及不正当竞争行为 国债期货全线上涨 十年期主力合约涨0.14% 美英领导人欲达成“后脱欧时代”新合作协议,英镑走势受瞩目 收评:指数冲高震荡创指涨2.4% 鸿蒙概念引领科技股全线爆发 易会满:IPO继续保持常态化发行,既没有收紧,也没有放松 上海两大机场,真的要成“一家人”了!30万股民激动:这是要起飞的节奏? 亚布力论坛:听王传福讲述比亚迪的坚守与梦想 收评:鸿蒙概念独领风骚,舍得酒业封跌停板! 华仪电气信披违规,19名相关人员领罚单,董事长被10年市场禁入 北京农商银行投放超800亿元注入实体 涉农贷款同比投放多5成 保险机构“生前遗嘱”机制亮相:强调分工合作 自救为本 易会满正面回应三大热点:IPO发行是否收紧?对企业境外上市持何种态度?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风险如何对冲? 即日起,这里实行4级限电,平均每天停电6小时!发生了什么? 央行副行长:国际金融市场存在回调风险 业绩下滑宜信博诚“出逃”新三板,拟摘牌降成本、提效率 央行副行长刘桂平:绿色低碳转型需“两条腿”走路 澳元和纽元区间交投,债券收益率大跌缩小与美利差优势 赫美集团及董事长收警示函 多笔重大逾期债务未披露 瓜子二手车获3亿美元战略投资,估值超100亿美元 从股东户数增减看筹码集中度 其中一公司获70只基金持股 明日最具爆发力六大黑马 明星代言不断“塌房”的今天,王丽云女士为何接受熊师傅的代言邀请? 化疗病人吃什么好?这样吃轻松度过化疗期 独家|长城汽车高端项目沙龙落户亦庄 首款车型量产或推迟 超大鼻孔配激光大灯!新款宝马X7首次用上混动系统 刚刚,广州花都区、荔湾区同时发布通告! 电商行业迎来年中大考:拼多多加大补贴力度,推动消费普惠实践 易纲:货币政策要关注结构变化对物价的影响 柘中股份股价狂飙,本月已斩获7连板,上半年业绩涨超2387% 全球首台哈弗H6混动下线:竟然不在国内 详情通报!广州新增“4+2”例本土确诊,番禺区、南沙区内12处重点活动场所公布,密切接触者112名…… 外汇市场风平浪静期,看涨新兴市场货币正当时
您的位置:首页 >金融 >

金迪克:128万元应收账款差额去哪了 销售收入互换错误无人理

基于期末应收账款期后回款得到的2020年超过一年应收账款和招股书披露结果不一致,金迪克应收账款期后回款是否真实?2019年上半年和2020年上半年销售收入互换的低级错误直到最近更新的注册稿中才予以更正,难道问询回复仅流于形式?

本刊研究员 刘俊梅/文

6月1日,江苏金迪克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迪克”)科创板IPO申请获得证监会的核准。

金迪克是一家专注于人用疫苗研发、生产、销售的生物制药企业,其主要产品包括对流行性感冒、狂犬病、水痘、带状疱疹和肺炎疾病等5种重要传染性疾病进行预防的10种人用疫苗产品。其中,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是金迪克唯一的已上市产品,上市时间为2019年11月。其余九个产品均为在研产品,且只有冻干人用狂犬病一面(Vero细胞)和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儿童)的研发进度进入临床实验实施阶段,其他七个产品的研发进度均还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

金迪克此次IPO拟募集资金16亿元,其中6亿元用于新建新型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车间建设项目,4亿元用于创新疫苗研发项目,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借款项目。

注册环节反馈意见落实函问题2的回复中,金迪克曾表示,由于发行人首个产品(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于2019年11月才上市销售。2018年至2020年5月期间,发行人整体以研发、日常运营等投入为主,财务核算相对简单,因此,未专门设置由董事会任命的财务总监一职,公司财务日常工作均由财务经理负责。

可是研读招股说明书发现,即便在这种财务核算相对简单的情况下,金迪克仍然出现应收账款期后回款与应收账款账龄结构不相匹配的问题;此外,在关于流感疫苗的季节性特征的问询回复中还出现了2019年上半年和2020年上半年销售收入互换的低级错误。

应收账款期后回款不知真假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2019年和2020年,金迪克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分别为6268.32万元和37364.58万元,其中一年内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6268.32万元和37351.79万元,在应收账款中的占比为100%和99.97%。

关于应收账款,金迪克表示,2020年期末,公司超过1年的应收账款仅为12.79万元,占2019年度销售收入比例为0.19%,公司主要客户为各区县疾控中心,信用资质较好,基本能在信用账期内及时回款,发生坏账的风险较小。

由于金迪克2019年才开始实现营业收入,2020年末,金迪克超过1年的应收账款仅为12.79万元,且2019年末的应收账款余额为6268.32万元。由此可得出,2019年期末应收账款应在2020年收到6255.53万元的回款。

但意外的是,招股说明书关于应收账款期后回款的披露结果并非如此。

招股说明书披露的应收账款期后回款情况如下表所示:

上表显示,2019年期末应收账款在2020年的回款额为6140.25万元,并非6255.53万元,两者相差了128.07万元。

这128.07万元应收账款是收回了还是没收回了呢?如果收回了,招股说明书披露的回款额中显然没有这部分内容;如果没收回,招股说明书披露2020年超过一年的期末应收账款中也没有这部分内容,那么这128.07万元应收账款去哪儿了呢?

销售收入信披竟现低级错误

招股说明书显示,金迪克四价流感疫苗于2019年5月取得生产批件,6月通过GMP认证后开始组织生产,并于当年11月上市销售。

金迪克主营业务收入均源于四价流感疫苗销售。2019年和2020年,金迪克实现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6709.47万元和58909.87万元,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99.92%和100%。

同时,招股说明书“主营业务收入的季节性分析”中提供了2020年各个季度的销售收入分布情况(如下表所示,下称“表1”):

由上表可知,2020年上半年,金迪克实现的主营业务收入为8740.83万元,2020年下半年,金迪克实现的主营业务收入为50169.04万元。

但奇怪的是,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问题5的回复中给出的结果却是另外一组主营业务收入数据。

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问题5的回复显示,金迪克流感疫苗销售收入主要体现在下半年,上半年销售收入占比较低。同时回复对金迪克和华兰疫苗的收入季节性波动进行了对比,对比情况如下表所示(下称“表2”):

对比表1和表2发现,金迪克2019年下半年和2020年上半年的主营业务收入居然出现了位置交换。既然两者都换位置了,为了保证2020年全年收入不变,2020年下半年的收入只好进行相应调整,由50169.04万元调升为52200.4万元。

而且,金迪克将这一内容补充到4月2日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上会稿及4月23日提交的招股说明书注册稿中,直到6月1日再次提交的招股说明书注册稿中,这一低级错误才予以更正。

注册制下,信息披露质量将直接影响到市场对发行人风险状况的判断,保证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是监管层、发行人及相关中介机构的工作重点。审核委和上市委从专业角度反复对发行人信披内容提出疑问,是确保信息披露真实、准确和完整的主要途径,但如果这种问询回复沦为形式上的“我问你答”,而对回复是否解决问题置之不理,这样的问询回复还有意义吗?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证券市场周刊。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