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两年三撤央行行长 新帅要保汇率还是保“乌纱帽”? 资管圈炸锅:景林狂卖120亿、高毅80亿"秒光" 私募大佬们爆款频出 那些3400点买基金的人怎么样了? 选基如选友,如何选出你的“好基友”? 【1万个红包】聊聊年终奖? 东方基金蒋茜:关注产业升级黄金赛道 深剖新能源汽车机会与痛点 美国通胀重现?需要这些条件 曝财报 | SOHO中国2020年营收21.92亿元,同比增长约19% 本月第四批 SpaceX再次成功发射60颗星链互联网卫星 缺少芯片强行造车 1升油少跑400米!通用进一步减产 利润暴降 张书润:黄金多空拉锯震荡不休 短线谨慎跟进防破位 中消协:“扫码点餐”不应成为“单选题” 国家赔偿案件精神损害认定首次明确客观标准 别忘了3年前的“杜嘉班纳辱华风波”,引火上身的H&M 要凉凉? 鑫元基金王美芹卸任8只基金 任职期间最佳回报41.93% 传贾鸣镝调任上汽奥迪、俞经民调任上汽大众 官方未予回应 致瘫苏伊士运河的巨型货船开始移动,油价反弹完毕? 面对波动,耐心也许是更好的投资方式 乔迁:先把长期的问题想清楚,才可能对短期波动容忍性高一点 【现金红包】成为掌管200亿+的兴全明星中生代,她做对了哪些? 投研视点 | 2021年宏观环境与2016-2017的对比 转载 | 太平基金梁鹏:独立思考 不做趋势附庸者 目前点位,加仓、赎回还是装死? 一杯酸奶,让经纬、红杉等机构一年投出12亿 又一巨头开启增资盛宴:这一赛道1年融资超200亿,豪华VC/PE抢滩 剩下八个月,为何建议要坚守价值风格配置? 泰观点 | 年初数据存扰动,复苏格局未打破 东方基金蒋茜:看好新能源汽车长期投资价值 科学家研发增强型陶瓷 可在高频5G技术发展中发挥关键作用 韩国投资1.1万亿韩元开发L4自动驾驶技术 通用北美进一步减产 雪佛兰和凯迪拉克等车型受影响 制造业迎重磅利好 国常会定调减税800亿 学区房:那些附丽于房子之上的…… 特斯拉Model 3突然涨价3200元!网友:韭菜狂喜 2021年快递业务量已突破200亿件,预计全年将超过950亿件 特斯拉上调两版本Model 3在美国市场售价 均上调500美元 经济学家和投行看好英国经济,英镑曙光乍现收复1.37关口! 苹果代工厂商禁止收集苹果员工指纹或面部信息 工人例外 2020年四季度信用卡业务资产质量较三季度有所改善 教育部:高校要严防不良校园贷校内宣传和放贷 股权争夺再起波澜 易车子公司新意互动召开董事会会议审议公司解散事宜 反垄断大棒下:亚马逊、Facebook政府游说开支位列美国前二 俄罗斯2月新车销量微增0.8% 奇瑞暴增337% 小贷公司不得向大学生发放互联网消费贷款 中物联:前2月我国社会物流总额44.7万亿元 同比增32.4% 美元投机性净空头头寸骤降 人民币中间价报6.5282下调54点 【高瓴张磊】解析碳中和:蕴含数百万亿级投资机会 逾七成量化对冲基金年内获正收益 个别产品大举减仓 5年期美债标售又敲响警钟 明日的7年期标售会否再次制造灾难? 监管正式出手!这家第三方基金销售公司被重罚
您的位置:首页 >金融 >

反垄断大棒下:亚马逊、Facebook政府游说开支位列美国前二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3月25日早间消息,据报道,日前美国一家消费者权益组织公布的报告显示,Facebook和亚马逊已经成为美国政府游说开支最高的前两家企业,开支额已经超过了军工巨头和电信运营商。

美国“公共市民”组织(Public Citizen)公布了这份报告,相关的企业游说开支数据来自于专门监测这一信息的机构——“美国负责任政治中心”。

报告显示,去年Facebook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花费的政府游说开支高达1970万美元,和2018年相比增加了56%。而亚马逊则开支了1870万美元,和2018年相比增长了三成。

两大科技巨头的游说开支已经远远超过了其他“同行”。作为对比,美国电信和媒体巨头康卡斯特公司去年在政府游说上开支了1440万美元,国防承包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开支了大约1300万美元。

“公共市民”组织的报告撰写人钟甄(Jane Chung)表示,美国科技巨头巨大影响力的基础源自他们雇佣的游说团队。这些游说团队利用各种手段达成有利于他们的政府政策,这包括美国大选捐款、利用现有的人脉关系以及过去的工作经验。

钟甄表示,2017年,Facebook和亚马逊的政府游说开支甚至没有进入前八名,但是近些年迅猛增长,已经成为美国游说开支排名前两位的企业。

反垄断大背景

科技巨头们增加政府游说开支的一个大背景,是美国政府各个层面展开了一场反垄断打击风暴。美国政府对于四大科技巨头(Facebook、亚马逊、苹果和谷歌)展开了史无前例的反垄断打击风暴。

美国国会众议院、联邦司法部、联邦贸易委员会,以及各州检察部门对四大科技巨头展开了一项又一项的反垄断调查和诉讼,舆论要求对Facebook等科技巨头进行分拆,阻止他们利用处于垄断性的平台谋取不合理利润,并打击行业竞争对手。

Facebook已经遭到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反垄断诉讼,监管要求法庭取消Facebook过去已经完成的两次社交网络并购(Instagram和WhatsApp)。不过Facebook最近要求法庭驳回诉讼,理由是监管过去已经批准了收购交易,现在“反悔”没有理由。

亚马逊过去已经遭到反垄断调查,外界批评的焦点是亚马逊利用了网络卖场上第三方卖家的数据,用于开发或者销售自营商品,这种行为构成了不公平竞争。

另外,谷歌已经被司法部和多州检方提出多项反垄断诉讼,涉及到网页搜索、网络广告领域的垄断。苹果公司也遭到了美国司法部等机构的反垄断调查。

美国国会众议院去年完成了一次针对四大科技巨头的反垄断调查,众议院无法向法庭提出反垄断诉讼,但是调查报告建议对美国国会陈旧的反垄断法律进行修改,加强对科技巨头们的约束。

雇佣40名游说者

作为应对,科技巨头们也在大力展开游说工作,缓解监管部门压力。

上述“公共市民”的报告指出,在所有涉及到个人隐私保护、反垄断事务的美国国会议员中,有94%曾经从公司或者代表某个科技巨头的游说机构或个人收取了“捐款”资金。2020年,国会议员收取的“捐款”多达320万美元。

需要指出的是,这份报告列出的游说开支涉及到单独公司,并不包括行业组织或者联盟代表科技巨头们进行的游说开支。

报告称,在过去两年时间里,美国四大科技巨头一共雇佣了40名游说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