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得酒业财务负责人被抓,大股东与射洪市政府矛盾凸显? 看得见的安全 哪吒汽车安全智能体验营正式开营 青海“隐形富豪”非法采煤后续:木里矿区停止一切生产经营活动 多家矿业公司面临退出 专访泰康在线副总裁左卫东:新的价格体系压缩了竞价空间行业竞争将趋于理性 坤志资产董事长俞平康:中国城市化进程的红利不超10年 怀化市一恶势力团伙11人受审,两名银行员工充当高利贷“帮凶” 红星美羚IPO:产销量下滑明显,毛利率存下滑风险,曾因配方奶粉食品添加剂问题受到处罚 简单又有特点 哈弗大狗公布6款车身配色命名 低借高贷、索贿受贿 民间借贷暗藏权钱交易 市场波动加剧 “固定收益+”再受追捧 王忠民、杨涛等专家热议支付行业国际化发展 掌门人更迭潮,创业元老引退,原中基协秘书长贾红波空降前海开源 理财小马达 / 产品生命周期理论的小启示 当科技遇上医药 如何演绎1+1>2? 国防军工基本面整体处于改善中,地面兵装行业整体业绩表现突出 调研|闽系鞋服消费“乍暖还寒”:线下店铺“逛多买少” 线上渠道“反弹乏力” 三季度未见“报复性反弹” 第十七届上海衍生品市场论坛纸浆分论坛成功举行 上海农商银行荣获2020年度亚洲银行家 风险管理类大奖 易居CEO丁祖昱:房企品牌价值和销售额呈正相关,但美誉度和忠诚度待提升 阿尔法·罗密欧Giulia四叶草版上市 售价97.98万 阿里巴巴成立云原生技术委员会 云原生成新技术战略方向 多个指标显示,美国经济完全复苏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有你喜欢的么? 欧拉好猫正式公布八款色系名称 特斯拉申请为柏林超级工厂再开发100公顷土地 【盛·趣谈】从“康波周期”看人生财富命运 兴•料 | 汽车板块大涨,是轮动还是拐点? 【投教】反洗钱知识科普 快手网红一哥花4亿“炒股”?起步股份狂拉两个涨停 【带您回顾】创业板重要交易规则2.0版本 月薪10万:中金公司A股上市顺利过会 证监会关注瑞幸等4大问题 “价值投资”究竟是什么? SWIFT:重组跨境基础设施 打造实时、无摩擦的支付及证券处理流程 当张文宏一不小心,碰上混子哥 “当红炸子基”科创50ETF来袭,你会PICK谁? 【民族团结党旗红】三江之源也是力量之源 最高检:性侵是未成年人遭受侵害的主要犯罪类型 且呈上升态势 报告显示四成海归年薪不足10万:业内称海归最难求职年已经到来 为何有的环境违法行为卫星遥感“看不见”? 保险股领涨背后:险企2021年“开门红”第一枪已打响 建信基金拍了拍你,邀请你讨论这个话题 【民族团结党旗红】以党建为引领 牧民端上“草饭碗” 摘掉“穷帽子” 特斯拉电池日下周举行 或将再次提振股价 19家上市期货公司贡献行业净利逾30% 永安期货业绩继续领跑 有家公司净利润暴增47倍 阿里副总裁平畴:淘宝首页全改短视频是误读 中国股市30年光辉岁月 A股没追上?“打折”的港股了解一下 宝藏经理怎么应对市场震荡? 【天治晨报9月18日】A股收市总结 网络安全宣传周|小心假客服假App盯上你的钱包 睿远、兴证等领衔“开门迎宾” 热门基金暗示风向变了?
您的位置:首页 >理财 >

舍得酒业财务负责人被抓,大股东与射洪市政府矛盾凸显?

9月17日晚间,舍得酒业(600702,股吧)(600702.SH)对外披露,公司财务负责人李富全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根据公告,舍得酒业于2020年9月17日接到射洪市公安机关通知,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李富全当日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舍得酒业对此表示,将积极配合公安机关的相关调查,已对其相关工作做了妥善安排,该事项不影响公司日常经营活动。

就在此前一天,舍得酒业发布公告称,因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洋控股集团)所持公司直接控股股东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70%股权先后多次被采取司法保全措施,公司可能存在实际控制人变更的风险。

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从目前的情况看,大股东天洋控股集团或与舍得酒业所在地射洪政府及管理层之间的矛盾隐现,其分歧可能在于两点,天洋当时是靠银行融资收购的舍得酒业,经营阶段未达到当时预期目标。

2016年,天洋集团以38.22亿元的价格获得沱牌舍得集团70%股份,成为舍得酒业间接控股股东;射洪县人民政府持有沱牌舍得集团另外30%股权。

据舍得酒业近期披露,建行廊坊分行于2016年6月28日向天洋控股集团发放23亿元并购贷款,用于收购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贷款期限为3年,之后展期至2020年11月30日。而截至9月16日,后者仍有12.89亿元贷款未还。为此,建行廊坊支行向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天洋控股的诉前财产保全,冻结了后者持有的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

这无疑做实了,天洋控股集团当时是“借钱”收购股权。

此外,在当年签署的《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及增资扩股协议》中,天洋控股集团作出承诺:“2018年沱牌舍得集团销售收入力争实现50亿元,税收10亿元,2020年沱牌舍得集团销售收入力争实现100亿元,税收20亿元。”

沱牌舍得集团不是上市公司,但可以参考舍得酒业今年上半年的业绩,其营业收入约为10.26亿元,同比下降15.95%;净利润约为1.64亿元,同比下降11.45%。

换言之,天洋控股集团可能很难实现当时的承诺。

早在两年前,射洪政府曾有意愿继续转让手里的股权。在2018年6月,舍得酒业发布公告称,射洪县人民政府决定将所持部分国有股权对外公开转让,此次对外公开转让部分股权完成后仅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的股权结构发生变化,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控股股东不发生变化。

业内普遍认为此次股权转让的接手方可能为天洋控股集团,但一直未得到正面回应。

蓝鲸财经记者在射洪市人民政府网上了解到,截至2018年12月,沱牌舍得集团深化改制创新制定“保留1元注册资本,确保三项特殊要求拥有一票否决权”改制方案,清产核资、审计、评估正式报告已经出台;改制后沱牌舍得集团新章程已协商一致;股权转让协议和股权转让方案初稿也已完成,相关文件即将报县政府审批。

但此事再无下文。

对于上述事件是否会影响到沱牌舍得集团股权转让一事,蓝鲸财经记者致电射洪市国资公司,对方表示不清楚此事。

肖竹青认为,舍得酒业是国内老酒库存最多的酒企之一,其发展潜力极大。而白酒行业马太效应凸显,市场份额向头部企业集中,其它的品牌逐渐边缘化,在行业巨变前夜,舍得酒业的大股东与当地政府和管理层摒弃前嫌,就共同利益达成共识,解决内耗,齐心合力发展酒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